秦猛看着苏旭。

苏旭点头,承认心情不好。

“又是那个李瀚欺负你?”秦猛说话的同时眼神变冷。

苏旭道:“今天我倒是没吃亏。”

“小旭,迟早有一天,我替你废掉那小子。”秦猛说话间流露出戾气,显然不是随口一说。

“我跟他的过节,你不用操心。”

苏旭不想连累秦猛。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现在去搞那小子,我相信咱俩迟早出人头地。”秦猛对未来充满信心。

苏旭笑了笑,没吱声。

出人头地。

正常人谁没这样的想法。

可出生在普通家庭的苏旭深切体会过现实的残酷,知道现实与理想的差距往往是天地之差。

白T恤长卷发美女肤光胜雪百叶窗边透光写真

秦猛给苏旭倒满一杯啤酒,道:“说说你今天遭遇。”

苏旭喝一口啤酒,讲了前因后果。

砰!

秦猛把酒瓶子重重放在桌子上,惹得周围人诧异侧目,他怒道:“么的,那王八蛋真可恨。”

“他是可恨,但谁叫我从小没爹呢。”

苏旭自揭伤疤,心里难受,忍不住又举杯,仰脸喝尽杯中啤酒,被生父抛弃,他无法释怀。

“指不定你爸是大集团老总,豪门巨富,哪天风风光光来找你和你妈,到时候我也能跟着沾光。”

秦猛以开玩笑的方式安慰苏旭。

苏旭放下酒杯,撇撇嘴,对于从未谋面的父亲,他不报任何希望,只要以后别再伤害他和他妈就行。

秦猛又为苏旭倒满酒,然后再开一瓶啤酒,他握住一瓶啤酒,啤酒瓶搁这厮手里显得格外纤细。

他凝视最信任的兄弟认真道:“小旭,我这辈子就两个亲人,我奶奶和你,平时在一块儿厮混那帮家伙些酒肉朋友,不值得深交,今晚,哥们儿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别耿耿于怀,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咱没的选,但咱得向前看,你和我说过后半辈子要风风光光的活,让你妈过好日子,哥们儿信你,哥们儿等着这一天,你要食言了,哥们儿小看你一辈子。”

苏旭微微错愕,初二辍学的秦猛说这番话难能可贵,最令他感动的是话里蕴含的深厚情谊,他没碰酒杯,而是学秦猛,拿起一整瓶啤酒,与秦猛手中的酒瓶相碰,道:“不管以后是穷是富,咱们永远我兄弟。”

“好!”

秦猛豪迈两人同时仰头,咕咚咕咚灌酒。

不常喝酒的苏旭并非海量,秦猛喝光一瓶,他只灌进半瓶啤酒,且连连咳嗽,脸涨的通红,只好放下瓶子喘两口气。

不远处一桌随即爆发阴阳怪气的笑声,有人骂道:“么的,演戏呢,这么煽情,不能喝就别装,丢人!”

苏旭皱眉,擦抹嘴角酒水的同时寻声看去。

隔一张桌子,七个比他大几岁的少年围坐一桌,正肆无忌惮打量他,眼神饱含**裸的轻蔑和鄙夷,也是,他的衣着打扮容易诱使人误以为他属于只懂忍气吞声的贫贱善类。

没等他有什么反应,秦猛棱角分明的嘴唇勾起一抹带着嗜血意味的冷笑,大手紧握空酒瓶,悍然起身,凶神恶煞似的走向骂人那厮。

“是不是皮子痒了?”

秦猛狞笑问七个少年。

“怎么的?!”

一少年起身叫板秦猛。

秦猛抬脚踹翻这小子,粗犷面庞立时狰狞无比,大号手掌轻轻揉捏啤酒瓶,周围看客心底发寒,不禁生出啤酒瓶马上被秦猛捏爆的错觉。

几个在学校里称王称霸的小崽子见体型最彪悍的同伴倒地爬不起来,顿时噤若寒蝉,他们不傻,看出眼前的秦猛属于久混江湖敢下毒手的狠人。

“抖什么抖?刚才不是挺横吗?认识道上的人?”

秦猛伸胳膊搂住骂苏旭的家伙,居高临下俯视,已面如土色瑟瑟发抖的黄毛小子点头之后又摇头。

“猛子,算了。”

苏旭不想秦猛为了他而惹事。

“马上滚,别让老子再看到你们。”秦猛凶巴巴瞪眼。

几个少年慌忙起身,搀扶起倒地的同伴,灰溜溜离开,桌子上的菜都没吃几口,装x不成反被辱。

苏旭有点同情这几位,但仅仅是同情,有实力的装x,那叫牛x,没实力还瞎装x,活该倒霉。

服务员端上热菜时,秦猛又要了五瓶啤酒,他和苏旭边吃边喝边聊,晚上十点多才吃完这顿晚饭。

苏旭回到家已是晚上十点半,进了屋,他看到母亲正在给外婆的遗像上香。

外婆三年前癌症晚期住院,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外婆,外婆去世后,原本随母亲姓李的他,改姓苏。

他以前为什么随母姓,外婆去世前,母亲为什么不见外婆,他不得而知,但可以猜到与他或者说与从未谋面的父亲有关。

“又和小猛出去玩了?”

李玟上香后转过身瞧儿子,年近四十的李玟虽然故意留短发戴黑框眼镜,让自己显得老气,但岁月并未在她脸上留太多痕迹,若摘掉眼镜,打扮一番,穿上很有女人味的衣服,依然美丽性感。

奈何她美丽的外表带给她太多烦恼,不得不“丑化”自己。

苏旭道:“秦猛请我吃砂锅炖小鸡。”

“喝酒了?”

李玟闻到儿子身上的酒味,不禁蹙眉。

“喝了三瓶啤酒。”

苏旭如实交代,低下头。

李玟本想说教儿子,可一想到儿子平日里表现无可挑剔,心软了,道:“不早了,快去睡吧。”

苏旭抬头道:“妈,你天天给我姥姥上香,是不是很自责?是不是因为有了我才那么多年不见我姥姥?”

李玟愣了一下,没想到儿子会这么问。

苏旭见母亲无言以对,不想母亲为难,便转移话题“妈,我不想姓苏,是你把我拉扯大,我跟你姓。”

“不行!”

李玟瞪眼,严厉否决儿子的想法,心爱男人的骨血,怎能不姓苏。

苏旭错愕,母亲的反应出乎他预料,惹母亲生气,他很自责,忙道:“妈,我就随口一说。”

“以后你会以苏这个姓为荣。”

李玟神情变得柔和,走到儿子面前,轻抚儿子肩头,意味深长。

苏旭最怕惹母亲生气,乖乖点头,心里并不认同母亲的话,把苏这个姓传承给他的男人,到目前为止,带给他和母亲的只有艰辛与冷嘲热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