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许柔走到季惊白和叶果果面前,才朝季惊白和叶果果微微欠了欠身,极其有礼的轻轻道:“柔柔见过大表哥、大表嫂。”

叶果果眨眨眼,才欢快道:“柔柔,你好!”

许柔心中看不起叶果果,觉得叶果果一点为人妇的样子都没有,就算家里有个作坊估计也没她家有钱,不然怎么还在这山沟沟里呆着?但她面上却一点不显,只微笑着,仍一副娴静端庄的样子。

叶果果更是眨眨眼。好假啊……

季惊白则根本没理许柔。有些人,再怎么装,也不会有大家闺秀的气质和做派,只能四不像。

季惊白只是淡淡问道:“小姑,你这些年都搬哪去了?怎么也没跟大伯和三叔说一声?”

季园早就想好理由了,也将这个理由搪塞了季山,方才也按着这个理由搪塞了季田和郑氏,现在听见季惊白这么问,她就又拿出这个理由来,一副特别感慨的样子说道——

“当年,我公公做生意挣了些钱,就想着去县里看能不能将生意做大,要全家一起去,走得急,我一个女人家,只能跟着走。”

“后来,我倒是想让人给你们带个口信,说我在县里,但我公公钱越挣越多,就糊涂了,给我相公不停的纳妾,妾肚子又争气,各个都有儿子傍身,就我没有,我只有柔柔这么一个女儿,公公就越来越不喜我,对我和柔柔都一点不好。”

“还说我娘家穷,说我要是回娘家,找你们这些穷亲戚,让他面上无光,就让我相公休了我。”

“我就一个女人家,我能不怕吗?再说,我被休回来,不是也加重了你们的负担吗?”

“我只能眼泪往肚子里咽了。”

秋日里的大眼美女生活照

说着,季园还叹一口气,才继续感慨的说:“大前年,公公没了,我和柔柔的日子才好过些,但因为我得跟我相公一起给公公守孝三年,也就这个月初期满吧,期间怕晦气,也不敢回来找你们。”

“而守孝期满,我就想回来找你们了,却听说新上任的县令大人叫季明辉,是安泊村人士,我一听就知道是我大哥的儿子明辉了,我又正好在县里,就直接去县令大人府中找大哥去了。”

听到这,明明季园都说完了,但季惊白却没再说话。

季园以为季惊白是信了,也没在意。

还心中满满的得意。

她和她相公都商量好了,将一切都推到她正好大前年过世的公公身上。

但其实,她公公根本没有对她不好,也没有给她相公纳妾。

是她为了留住她相公的心,家里一有钱后,她就主动给她相公纳妾。她几乎每个月都会给她相公买个妾,供她相公取乐。

她相公特别满意她这一点,觉得她贤惠、懂事,哪怕她只生了一个女儿,没有儿子傍身,她相公也从来没休她的心思。

而她公公挣了些钱,带全家一块去县里,想将生意做大,所以她才跟着一块去县里的事,也是假的。

她公公是做过生意,但却没挣到什么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