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弟,想不到你这么担心我呀~~”玉儿笑道,反过来拍了拍孙权抓住她的那只手,“你不用怕,姐姐不过就是去试探一番,以吕布的骄傲,江湖切磋,他是绝对不会玩花样的。”

这话孙权也相信,吕布就是那种人,可就算是一对一,

“打不过怎么办!”孙权直接道。

“打不过我就跑,又没什么深仇大恨,都说只是切磋了,难道还要拼个你死我活?”玉儿说道,“姐姐这么多年,打过的高手,难道还少了?嘻嘻,说来惭愧,最后被我打赢的,还真没几个。”

“跑不掉怎么办?吕布有赤兔马,打输了,是说跑就能跑得掉的吗?”孙权忍不住道。

“不会呀,吕布他为难我这么个女人做什么?就算我打输了,我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吗?他何必赶尽杀绝?这就是身为女人的优势。”玉儿满不在意道,这些年,她之所以在各路高手当中,打输了还能逃命,很大程度上在于别人根本就没去追她,毕竟高手,往往都是有身为高手的骄傲的,除非那种性格古怪的,很少会去赶尽杀绝。

以吕布的性格来讲,他应该确实不会去欺负女人。但现在的问题是,除了赶尽杀绝外,吕布还有另外一种选择呀!

“万一他看上你了,把你抓回去当压寨夫人怎么办。”孙权不禁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一下子,玉儿乐了。

之前说孙权吃醋,那完是玉儿在开玩笑,但这一刻,玉儿可是直直白白感受到了孙权的心意。这小子,原来在担心这个呀,我说怎么失了理智。

“小弟弟,你就这么舍不得姐姐呀?”玉儿笑道。玉儿不知道孙权心里的真实想法,只以为孙权是对她过于依赖。

“反正不许去!”

大眼气质的学生制服

没太多道理可讲的孙权耍起了无赖。

“这么霸道?男人太霸道了可不好。”玉儿道。

“不管,就是不许去!”孙权紧紧抓住玉儿,孙权这次,真是豁出去老脸了,也要改变玉儿的主意。

“好啦,我不去啦,霸道的小鬼。”

玉儿终于认输。今时已不同往日,以前的玉儿,是在提升武学的道路上盲目前进,她不知道怎么更进一步,也不知道距离顶尖高手有多大差距,在‘离婚’的情绪刺激之下,所以才到处找人决斗。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的玉儿已经有了明确的提升方向,并且对未来也有了一定的期望,她是不可能再像以前那般不要命的疯狂的。

说来也奇怪,孙权跟玉儿两人,明明已经互相亲近,又整天互撩,却始终没有真正擦出过火花来。孙权是始终觉得,玉儿必定有所图谋,心里一直有这么一根刺,加上孙权心比天高,总觉得那什么江南二乔,河北甄宓啊,部都在等着他,是以对绝世美女还稍微能免疫一点。至于玉儿,别看整天都在挑逗孙权,归根结底,她还是把孙权当小孩儿在看,只是觉得好玩儿罢了,不过,如果不是亲近之人,玉儿可不会随便认为这种事好玩儿。

谁也不清楚,这样两个人朝夕相处下去,十年之后,他们的感情会不会出现变化。

······

玉儿进军营不久,孙坚就开始实行起了他的计划。这一天,比孙权想象当中来的更快。

“吕布性格冲动,又自比天高,之前一来就在我们手上吃了亏,所以最近几天,他每天都来我们营前叫阵,希望能找回场子来。”

主营当中,孙坚居中,孙策孙权等在列。

“不过,正面交战,大家都没讨得好。相信最近吕布心里已经憋得不行了吧。”孙坚说道。

“所以,我们现在实行计划,吕布才最容易上当,对吧父亲。”孙策开口。

“没错。”孙坚点头,“不管是冲动还是稳重,人的情绪都总会有个起伏期,等过段时间,吕布平静下来,他气没这么大,在部下的劝说下,估计也不太容易上当了。”

“那么,该如何骗吕布上当?吕布又不是傻子,不是随便一个陷阱他都会踏进来吧?”孙策道。

“正好,这两天后方有粮草运来,我想让你们兄弟俩去接应一下。”孙坚看着孙策跟孙权说道,这就是诱饵了!

单纯截粮,吕布可能不会亲自过来,甚至可能不屑一顾。因为孙坚的大本营里后方城市太近了,就算一次被截,影响也不大。孙坚刚刚从荆州肆虐一番出来,他会是缺粮的人吗?一次没送到,再送几次就行了。而且截粮必须要绕道孙坚营地,根本把粮草带不走,最多只是烧粮,对战争的走向,起不到太大作用。

可,一旦被吕布知道他的仇人孙权会出现呢?!

虽然从战局的角度,意义不大,但只要能报私仇,在没有坏处的前提下,何乐而不为!不出意外,吕布势必会亲自出马,手刃仇人!

“吕布有赤兔马,速度很快,很容易被他逃掉。但反过来,一旦形成围堵,赤兔马就将成为吕布最大的累赘。上次的战斗可以看出,吕布非常爱惜赤兔,面对危险,他第一反应肯定是带着赤兔马一同离开。所以,我们这次的目标,就是把吕布彻底留下!”

孙坚说道。这是一次斩首行动。吕布一死,董卓军必乱,接下来,就能势如破竹,摧枯拉朽的攻出去了。

计划执行!

鲁阳城内,早就有董卓一方的眼线,所以,孙权孙策两兄弟,回城接粮,稍微抛头露面几次,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到吕布那里。接着,孙坚把自己的部队分为四部。第一部,跟随孙策孙权回鲁阳,但故意晚他们一步,一旦孙策孙权遇袭,这一部能第一时间上前支援;第二三四部,一开始部留守大本营,等到计划开始之时,第二部继续镇守大本营,第三第四部则分别从两边,对已经摸到后方的吕布军进行包夹。一旦形成合围,吕布前后左右皆是敌人,他将插翅难飞!

······

夜,

孙策孙权两兄弟带兵护送粮草缓缓前行,一路上,两人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可谓手心都是汗。这种情况对孙权简直就是折磨,因为时间跨度太长,他不知道敌人什么时候会出现,总不能隔两个时辰就浪费技能模拟一次吧。

那等到吕布真正出现,一切顺利还好,万一出了点意外,孙权还拿得出技能来应急吗?

所以,孙权只有两个选择:一、在敌人出现的瞬间,立刻使用技能;二、在接近营地的最后两个时辰使用技能。

“二弟,你说都这么久了,吕布不会不来了吧?”孙策不由说道,他虽然紧张,但也激动,孙策可是好战类型的。此次,要是能成功留下吕布,他至少也得官复原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