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燕敲了敲三楼的们,门开了,是嫂子开的门。

“小燕,你怎么又拿东西过来了?”

“单位分的,家里也吃不了。就都拿来了。”

张燕把手里的螃蟹和大虾递了过去,这些都是公司的年货。

看一个单位效益好不好,看他们的年货水平就知道了。马上就是元旦和春节,光电自然也是不甘人后。

今年公司效益不错,所以在福利上面,绝对不手软。为了这笔年终福利,公司特批一笔预算出来,每个人一千元的指标!

由于现在的物价太低,后勤部门根本不知道这一千元该怎么花,所以螃蟹,大虾这些平常罕见的物品就变成了福利的主力。葡萄等反季节水果也不断出现。

当然了,这批福利,不仅是员工享受,一些关系单位也要照顾到。

张燕就帮助把一部分年货,送到学校以及几个相关院系的关系单位。

————————

“这怎么好意思,一直占你的便宜。这住你的,还用你的。”

嫂子接过东西,不知道如何是好。

春意黯然销魂

“我哥帮我找到这么好的工作,这些都是应当的,嫂子你就别见外了。”

这间房子,是公司给张燕分配的住房。楼层是三楼,也就是现在大家最喜欢的楼层。

位置在一门右手,算是最好的位置了,不把山,还算清静。

在这批住宅里,她是反复挑选,才在一模一样的住宅里选了个最好的。施工队知道是她的房子,还特意多做了瓷砖洗手盆,宽窗台等简单装修,算是小小的占了点便宜。

房间布局,大家都一样,一层楼三户。

这个时代,也没有所谓的建筑面积的奇怪说法,现在的60米,相当于后世的80米到90米左右,相当实惠。

60米的户型,是两室,小两厅的布局,南北阳台,在这个时代,算是绝对新潮。

张燕没有自己住,而是把它转给了哥哥和嫂子。哥哥一家住在三家一个中门的单间里,条件比跟父母合住的自己还要艰苦一些。

她把房子让给哥哥,一个是感谢哥哥帮她找到这个工作,另一个,她也不太适合住在这边。

楼上楼下都是公司的同事,住在一起,很多事情既不方便,也说不清。

张燕这两天在琢磨着明年的住房计划,公司明年下半年还会建一批住宅。听说这批住宅里有6栋小高层住宅,也就是传说里有电梯的住宅。

她在想,是否是跟小领导开口说一下,再要一套住宅出来,而这套还保留。

不过小领导自己那套房子,都没有去住,这让她有点无法开口。

放下东西后,张燕跟大侄子玩了一会儿就告辞了。

————————

逢年过节,正是迎来送往的时节,再加上本职工作,张燕也是忙得团团转。

这几天,她的主要工作,是在跑一个新部门的设立,审计部门。

光电公司准备在总部成立新的一级单位,以便对下属的分公司进行审计。

公司还在快速发展,发展的速度会掩盖一切问题。成永兴没有兴趣独占权力,勾心斗角不是他的价值所在。

光电科研的管理,逐渐正规化,一些管理职责逐渐放权给二级公司。使二级公司能够有自己的积极主动性。但人心又不可不防,审计部门的建立就非常必要了。

光电下属有三个二级公司。为了管理这些子公司,总部的架构也逐渐复杂起来。

这两天张燕一直在与区府进行联系。根据一些业余顾问们的意见,公司需要引入第三方的强力资源进行监督。

全依靠工大,以后裙带主义就会过于强大,真出了事情,不好管理。

在集团内部,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形成了三个不同的人员派系。

第一个就是工大派来的管理人员。

这批人员,占据了主要管理岗位,这里面的典型人物就是白学成和钱得志。

第二批,主要是被收购或者零散调入的员工。

张燕不自觉的就成了他们的领军人物。这批人进入管理层的不多,只有一个周强算是异军突起。但这批人是数量最多的,他们把持了从工长到车间主任的所有执行层。

第三种则是从科仪来的外地和尚。他们主要是集中在设备公司,自成系统,与其他两派人员,没有太多交集。

————————

这次,光电准备再引入一股监督力量,那就是第三方审计!

在这个时代,市面上的所有法律,财务以及其他公共服务的公司,都是从原政府部门,换马甲转化而来。

例如公证处,在2010年之前,公证处的名字都是x市公证处,x区公证处,就是这个原因。

光电准备引狼入室,让区政府的审计处(审计公司),对下属公司进行季度性的常规审计。

随着集团事业的逐日壮大,其产生的效益,涉及到的金钱也是日趋庞大。这些数字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对个人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了。

人心是很难预测的。

目前公司的核心管理层,主要来自学校。在初期,这些人自恃清高,做事还有些底线,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也会变的。

指望人的自知自觉,完全不靠谱。

这种事情,成永兴自己就干过。

当初他用mems实验室的经费,给led项目买设备的事情,也才过去一年多而已。

所以从根子上来讲,他就不相信,这种事情能够完全被杜绝。

年中彩屏大火的时候,不少人都从倒卖牌号的事情里发了财。这些牌号是怎么来的?

公权力,在大多数情况下,被认为是洪水猛兽,但也要看怎么用!

引入区政府的力量,是希望这些公权力可以在公司管理层当中,形成一个吓阻的作用。

————————

第二天,一上班,张燕就开始跟成永兴汇报,昨天与区审计处联系的结果。

张燕本来以为,这个事情也许很难。求人办事,尤其还是求政府办事。

但是真正一谈,她就发现,事情远比想象的更加简单。区府对光电公司也很感兴趣,对于有机会把影响力伸进来,非常有兴趣。

双方在这件事情上基本上是一拍即合,很快就达成了意向协议。

接下来双方谈判的一个焦点,就是收费比例。

光电科研每个月的流水已经超过了两千五百万。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走高。

以现行的收费比例,一个季度的审计费用,就达到百万之巨!

这个事情,还有得谈。

成永兴的建议是,降低常规审计费用,但是增加审减值的奖励。

审计公司的效益,是与审减值挂钩的。也就是说,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会把眼睛挣得睁大大的。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