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琛没有去欣赏曹军如何勇武的,他看到两军交战的时候,便跟在曹操身边,垂着眼帘。

曹操闲暇时有转头看了眼陈琛,见他那样子像极了怯战,便没有再说什么。

或许陈琛和曹操的相性不合吧。

相性这种东西很玄学的,也许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缺少了些缘分,曹操应该是不会再认可陈琛了,至少从短时间来说,都很难对陈琛的印象有所改观了。

陈琛并不好战,虽然他也算不上是和平主义者,但是他确实不想看到血腥的杀戮,特别是华夏子孙自己之间的战争,如果面对的是异族,或许他就不会心生不忍,可是曹军现在的行为,其实大半也是在屠杀平民,很多黄巾军只想着逃跑,根本没想过反抗,他自然看不下去,而且因为黄巾军的首级奖励,也让曹军没有人愿意留下俘虏,而是哪怕对方扔了武器,跪下来求饶,也会被枭首。

陈琛觉得有些残忍,但是他也不是这领军之人,自然也不会去多舌。

而且他自己以后如果有机会能够成为领军之人,未必就不会如此,或许是立场不同,或许是为了自己手下的功绩,陈琛也没有办法保证自己以后一定能够不如此,所以他就只能提醒自己,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原本是想体验战场的,但是却自己扰乱了自己的心情。

陈琛都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太过于愚蠢和过于偏向现代人心态了,哪怕来了许多年了,也没能改过来。

以体验战场之名前来这里的陈琛,却一点都不关注战场,只知道跟着曹操跑,这次的战斗轻松异常,甚至后来曹操都解除了军阵状态让士兵们四散开追杀溃兵。

杀戮一直持续了很久,陈琛都看到一些土地,已经被染成了暗红色,似乎是被那些黄巾军的血,浸湿的。

默默地跟着曹军收拢了军队,清点了胜利战果,陈琛一直到曹操部队和皇甫嵩、朱儁会合,才恢复了一些表情变化。

芭蕾美女黑与白意境写真

作为曹操的子侄辈,虽然在战场上的表现有些不堪,但是既然他带陈琛出来,就会照顾好他,毕竟曹操还想着陈琛能不能介绍点颍川书院的优秀学子给自己认识。

曹家家将们跟在曹操身后进了大帐。

皇甫嵩在得知曹操成功阻杀黄巾军之后,宣布摆一次宴席,庆祝一番这次颍川战场的胜利,各位将领都能入座,而皇甫嵩是认识陈琛的老爹陈闲的,并且身为文人,也尊重陈琛的老师蔡邕。

所以陈琛的位置就在曹操旁边,曹操也乐意。

他并不是不待见陈琛,只是不认可陈琛在军事上能有才华,他更赞赏的是陈琛在诗文上的造诣和经义上的实力。

而在庆功宴这种大型宴席上,能够跟陈琛坐在一起,也就意味着曹操有机会听陈琛作出一两首新诗来,或者是将自己的诗给陈琛拼一拼,得瑟一番。

让人知道他的诗歌才华不在自己的治世才干之下。

曹操的才能算是已经被认可了,当年许劭在探查了曹操职牌技能的时候,只能探查出他技能效果的冰山一角,根本没有办法完探查。

这对于向来无往不利的许劭来说是即为惊奇的一件事。

但是就这冰山一角的技能效果,就让许劭惊为天人,有勇气去推测技能的发展和真实情况,故而许劭给曹操留下了自己的评语。

“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无论时代如何,曹操都会是成功的那个,这种评价看似让人用着不安心,但是其实却是一些帝王喜欢的,因为帝王大多不会承认自己所治理的天下不是太平盛世而是乱世,能够好好地用好曹操这种人,就能够让自己富有成就感。

曹操在在座各位的眼中,已经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未来之星。

一时之间敬酒人不计其数,看着身边意气风发的曹操,陈琛还是没法把当时带着自己儿子一起上青楼的猥琐中年大叔和这雄姿英发,谈笑风生的曹老板联系在一起。

主要是这次曹操立的功实在是耀眼,以五千人斩杀万余首敌军首级,并且将敌方首领追至穷途末路,还收缴了敌军的军旗、擂鼓等等。

这一次回京报道上去,曹操绝对会是快速晋升的典例和榜样。

大帐之中虽然没有歌舞升平,但是推杯换盏之间却也十分逍遥快活,不过陈琛没有喝几口,他现在嘴被长生酒给养刁了,普通的酒,尝起来味道也一般。

当大帐里的气氛十分融洽时,大帐的大帘子突然被掀开。

三道身影匆匆地从外面大步地走进来。

陈琛恰好正抬着头观察四周,刚好看到了进来大帐里的三个人。

一个长相周正,但是似乎有些手长耳大的年轻人,身旁还有两个年轻人,一个是脸红得像大红枣一般,看起来像极了猛将的年轻人。

这大红枣脸的怀里似乎有些鼓鼓的,如果不是陈琛眼尖距离又近,都看不到这看起来像是猛将的老哥竟然藏着的是一本书,而且似乎这本书还磨得秃噜皮了。

陈琛已经有七成把握判断这三人是谁了。

但是让陈琛怀疑和难以理解的是这最后一个人。

跟在他们两身后的,是一个眉清目秀,长相俊美的年轻人。

如果他们三人就是传说中的刘关张黄金组合,那么刘备和关羽的身份差不多可以靠体征判断,但是确实张飞差别极大了。

按照他看过的《三国演义》,张三爷那可是燕颔虎须,豹头环眼,声若巨雷,势如烈马,手提丈八点蛇矛,好不威风。

怎么到了这里就是面如白玉,俊美帅气,再加上那种服饰上和气质上的区别,张三爷那就是当代高富帅。

应该不是张飞张三爷吧?

陈琛拿着碗取了一块肉往嘴里塞,大宴的肉还是挺不错的,肉质鲜美,就着酱汁吃肉,陈琛继续思考来者身份。

他觉得这位公子应该是刘备带在身边的文书之类的,毕竟从气质上看来,应该也是懂得书法绘画之类的艺术创作。

不过当这位公子开口的时候,陈琛就明白自己错了。

这位俊俏的小公子,还真就是张三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