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枫他们回到黔国公府的时候,沐晟进宫面圣去了,并不在府中。

其实这样正合叶枫的心意,这个看来热心又随和的沐公爷,身上有些看不清的东西,让叶枫心里有些不安。这次所发现的东西,太过重大,也许暂时不让他知道更好。

叶枫一进府门就直奔程念真住的客房而去,铁无情和两位义兄都是莫名其妙,只能紧紧跟在他身后。

自从在醉仙楼的厨房开始,叶枫的表现就有些反常,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连吃饭也是胡乱吃了几口,搞得本来想借机在大名鼎鼎的醉仙楼大快朵颐的铁无情和张胖子这一老一少两个吃货也大感扫兴。

不过看叶枫的反应,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而且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以前还从来没见他如此紧张过。解祯亮和张胖子对望了一眼,两人有着相同的感觉,也许,这离奇案件的真相就快要付出水面了。

来到客房门前,还没来得及敲门,房里的程念真抢先打开了门,看来,她也一直在等着他们的到来。

一进门,叶枫着急地看着程念真,问道:“怎么样?”

程念真点点头:“不出所料,那一盆八仙过海中掺有迷药,主要成分就是莺粟果制成的。”

张胖子一惊:“这么说就是古书中记载的云南巫毒族的迷药?”

程念真想了想答道:“巫毒族的迷药我没见过,不好判断,但是从迷药的成分看来,应该是相近的。”

她继而转头问叶枫:“怎么样,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叶枫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接着转身小心地查看了一下房门外,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关上了房门。

海风吹(Cova)图片

他的这一连串故作神秘的动作搞得所有人都觉得很奇怪,但是心知他接下来要讲的必定是事关重大,当下都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叶枫回过身,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们去了醉仙楼,想要调查一下钱甲的相关情况,结果却有了意外的发现。”

程念真问道:“什么发现?”

解祯亮、张胖子和铁无情三人面面相觑,看来连他们也不知道有什么意外的发现。

叶枫有些神秘地说道:“醉仙楼里有一个厨子失踪了!”

三人都愣住了,这算什么发现?张胖子忍不住开口道:“酒楼里有人被怨鬼缠身,人心惶惶之下,有人跳槽离开也没什么奇怪的啊?何况,离开的厨师又不止一个。”

叶枫摇摇头:“其他几位离开的厨师都去了别的酒楼,只有这一位据说是被大户人家高价挖去,再也没人见过他或者听说过他的消息。而且,他离开的日子正好是钱甲死后第十天,那一天发生了什么事?”

铁无情心中一震,脱口而出:“那天夜里孙殿臣在家中设宴,被厉鬼所杀!”

说完连同他自己在内,所有人心里都是一惊。

可是程念真却没有表现出一丝惊容,反而若有所思地问道:“那失踪的厨子是不是身材高大魁梧,左手食指还曾经被切去一截?”

叶枫看着她,眼里流露出赞赏之色:“不错。”

胖子忍不住惊声对程念真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程念真淡淡地说道:“因为这些就是我们上午在京兆尹衙门所查验的那具无头尸身的特征。”

什么!

除了叶枫,其他三人都是大惊失色,这如何可能!

叶枫神色如常地看着他们脸上的惊讶,说道:“其实我们在检验尸身的时候就发现孙殿臣身为武将出身,擅使泼风快刀而闻名,常年练武,手掌上却没有发现老茧,这已经是一个疑点了。而且我们还发现尸体的左手手指有一些旧日的切割伤痕,中指还被切去一截。另外,他的双臂还布满了一些细小的烫伤,这些都让我当时感觉想不通。”

他抬起头看着众人说道:“一直到在醉仙楼厨房我听那个小二讲了失踪的厨子左手中指也曾被切去一截,我又看了其他厨师的手之后,终于明白了。尸身左手手指的伤痕是因为从前学厨之时先从切墩学起,初时不熟练之时难免切到左手手指,中指的伤残也是这么造成的。后来技艺熟练了之后自然就不再切伤手指了,所以那些切割伤痕都是些旧伤痕。”

看来这好像讲得通,铁无情问道:“那么尸身双臂上的烫伤呢?是怎么造成的?”

叶枫微微一笑:“厨师每天煎炸爆炒,热油飞溅,你可以去看看,几乎所有厨师的手臂上都留有被热油烫伤的痕迹。”

铁无情不说话了,这似乎合情合理,那么这具尸身难道真的不是孙殿臣?

叶枫看着他们的表情,明白他们心中的将信将疑,缓缓说道:“我们不妨先假设一下,这个死者并不是孙殿臣,而是和他身材相仿,同样高大魁梧的醉仙楼的厨子。首先头颅为什么被野狗啃食得血肉模糊却还端端正正摆放在孙殿臣亡妻坟前就能解释得通了,因为那根本不是野狗啃食造成的,而是人为弄得如此模糊难辨,毕竟他和孙殿臣虽然身材相仿,面貌毕竟是不同的。”

大家都点点头,叶枫接着讲道:“其次就是程姑娘发现尸首的肚子里都是米饭,推测他死的时候应该正在吃饭,而孙殿臣据说死的时候正在筵席之上,所以肚子里应该是酒肉才对。”

他看了眼铁无情道:“铁大人应该记得杨文昌杨大人当时曾经说过,他发现案发现场死者身前桌几之上的血迹有些不对,并不是应该呈现的喷溅状,而是一滴滴的像是有人故意撒上去的。”

铁无情点点头,他当然记得。

叶枫斩钉截铁的说道:“根据这两点我可以断定,死者既不是孙殿臣,也并非死在筵席之上。也许他当时刚刚忙完,在厨房或者别的什么地方正在吃饭,既然身为厨师,身份低下,自然不可能大鱼大肉,而是以米饭为主。有人趁他不备,一刀斩下了他的头颅,接着换上了孙殿臣的衣服,移尸到了筵席之上,做成了后来大家看见的死状。”

叶枫顿了顿又道:“这里还有一个旁证,就是杨文昌杨大人之前提出的关于在一盘鸡肉下面有两片爆炒腰片的问题。”

铁无情一愣,他本来就一直觉得杨文昌纠缠这个问题很奇怪,于是问道:“莫非是盛放鸡肉的盘子没清洗干净?”

叶枫正色道:“堂堂三品武官府邸,有那么多仆役下人,这怎么可能?盘子底有两片爆炒腰片,因为那本来就是一盘爆炒腰片。”

铁无情没明白:“什么意思?”

叶枫淡淡一笑:“因为它被人换掉了。这个厨子在醉仙楼最出名的菜就是这道爆炒腰片,而且简直成了京城一绝,无人能出其右。所以既然他到了孙殿臣府上,那么在筵席之上,这一道拿手菜是必不可少的。可是有人却不愿意让我们知道这个厨子在这一夜来过孙殿臣府上,不希望我们从这一点而怀疑死者的身份,所以他在布置了孙殿臣被杀的现场之后,倒掉了这道爆炒腰片,重新盛上了鸡肉。可惜他没发现,有两片腰片没倒干净粘在了盘底,所以就成了杨大人口中的鸡肉下面竟然有两片爆炒腰片。”

铁无情他们都听得目瞪口呆,从小小的两片爆炒腰片,竟然能够推论出这么一连串东西,确实叫人叹服。

片刻,铁无情说道:“还是讲不通,那筵席之上有那么多宾客,搬运尸体怎么会没人看见?再说他们都亲眼看见的厉鬼杀人,难道是假的?”

叶枫沉吟着说道:“当时座上宾客都分食了这道八仙过海,程姑娘却在残渣中检查出里面掺加了迷药。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用的具体是什么手法,但是一定有某种方法让在座的的人都产生了同样的幻觉,于是大家就都看见了所谓的厉鬼杀人。”

大家把目光都投向了程念真,她思索着点点头:“理论上这当然是可能的。”

铁无情忽然问道:“这么说来钱甲的案子也可能是有人投放迷药,让在场的十几个人都看见了幻像?”

叶枫说道:“杨大人曾经说过,他检验过钱甲命案的现场,无论是现场的布置还是尸体脖子上的两道索痕都表明,钱甲其实是被人勒死之后再吊在房梁上伪装成自尽的。所以我相信一定是有人用了同样的手法,杀掉了钱甲。”

解祯亮这时开口道:“孙殿臣身为天策卫指挥使,位居三品高官,有人在他的案子上故弄玄虚有所图谋还讲得通,那钱甲不过是个普通的小二,谁会如此大费周章的去杀他呢?”

叶枫叹口气道:“既然手法相同,想来这个凶手必定和孙殿臣案相关。你们还记得今天我们在醉仙楼里,那个小二是怎么说钱甲的?”

张胖子仰着头,一面回忆一面说道:“钱甲天赋异禀,对客人过目不忘,可惜嗜赌如命,还到处借债欠了很多人钱。可是在他死之前忽然发了财,不但还清了所有欠债,还跑去赌坊大赌了三天三夜。”

铁无情这时接口道:“我曾经派人去赌坊调查过,这个钱甲在三天里足足输了不下一百两银子。也不知他一个跑堂的小二,一个月工钱不过几两银子,哪儿来的那么多钱?”

叶枫一怔,有些惊异地看了一眼铁无情,看来这位铁大人早就调查过钱甲的案子了,还知道了不少线索,可是为什么这一直以来他都从来没有提起过?

看来这位大名鼎鼎的铁大人并非浪得虚名,恐怕他对他们隐瞒的线索还不止这一点点,可是这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