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叶安凝的心里,她早就已经放弃了顾楠彦这个人了,所以他给自己发过信息的第一瞬间,叶安凝想的并不是他说了什么,而是只觉着自己是不是眼花了,看错了。

毕竟她和顾楠彦已经好聚好散了,好端端的,他给自己发什么短信。

本能的吞了吞口水,再次看向手机屏幕,在看到顾这个字的时候,叶安凝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心脏像是被一个锤子,重重的砸了一下,此时此刻的她根本说不清自己的心情,顾楠彦真的又给她发短信了。

这是,真的。

他对自己的态度,不是……早就已经表示明确了吗?

既然他早已经不爱自己了,那为何还要给自己发消息?难不成是有什么事情要问自己吗?

想到这里,叶安凝不觉有些难受,她真的很想直接忽略顾楠彦的信息,就像根本没有看到一样,划走,删除,将这个人从她的生命中彻底踢出去。

可是她做不到。

虽然脑袋在抗拒,可叶安凝身体却非常的诚实,手指不受控制的朝着顾楠彦那三个字点了过去。

就在点开短信的一瞬间,叶安凝只觉得大脑一下子就空白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些什么,她不是已经放弃顾楠彦了吗?为什么还会忍不住点开他的短信?

叶安凝,你究竟想做些什么,你到底又在做些什么啊!

清纯美女日常家居清新美照活力十足

藕断丝连,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风格啊!

不过既然点开了,叶安凝就算不想看也不得不看了。

加之她也着实控制不住自己,罢了罢了,看了就看了,又能如何呢?

短信里面是顾楠彦一如既往的简洁风格,和他之前说话的方式一样,只有短短的几个字。

“你在哪里?”

原本已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并且在点开短信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深呼吸,可是在看到这几个字后,叶安凝便怎么也忍不住了,眼眶不受控制的微红了起来,眼泪也滑落了下来。

为什么,她明明很洒脱的,怎么会这样。

而后,不等叶安凝反应过来,她便就赶紧重新拿起了手机,颤抖着手指向左一滑,直接删掉了顾楠彦的短信。

没有什么其他原因,仅仅因为,她怕她不删的话会忍不住的回应他,回应他自己到底在哪里,自己到底在干些什么?

再者,以顾楠彦的神通广大,自己在哪里他怎么会不知道?

所以无论自己回不回这条短信,他只要想找到自己,不出三天,他就一定能和她联络上的。

只不过就看他到底想不想找到自己了。

她期待顾楠彦找到她,也害怕他并不是真的想找到自己。

叶安凝在后座上放空了许久,才找回了自己的理智,进行了一波分析。

她猜顾楠彦给她发这条短信有两种可能。

第一,是他觉得对自己愧疚想要,弥补自己。

第二,他是想和自己谈条件,让自己彻彻底底的离开他,怕自己会继续纠缠他,给他和安娜的感情带来危机。

对于这件事情,叶安凝完没有一丁点儿想往好处去想的意思,毕竟顾楠彦那天给安娜开车门那种温柔,那种小心翼翼的神情,不就已经表明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了吗?

自己也不需要再去强求些什么,不需要强迫着告诉自己,其实顾楠彦是爱她的,这次的短信是他处理好了安娜的事情,是他想要和她求和。

她根本不需要存在这种幻想的,事到如今,她只求他们两个是平和平分手就可以了,不给她后半辈子带来什么风浪,这就再好不过了。

李叔似乎看出了叶安凝的表情不大对劲,就打开了车窗,开口道,“小姐,现在初秋,天气闷,车上虽然开了空调,比较凉快,可是到底也闷的厉害,不如开一会儿窗户吹吹风,也透透气怎么样?”

叶安凝的心完都在顾楠彦那里,根本注意不到李叔说什么了,听他说话便就点了点头,“好的。”

一路上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叶安凝时不时看一眼手机,不得不说,她有些期待顾楠彦的消息会再次发过来。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她好像是在期待顾楠彦会回她消息,会再给她发一条消息,又好像不期待,甚至有些恐惧。

然而,手机就这么一直静悄悄的,直到她回到了叶家也没有什么动静。

因此,叶安凝晚饭也就没什么胃口吃了,看着吃的狼吞虎咽的小包子,她只揉了揉他的头,让他慢点吃,便就上楼了。

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仰面躺在大床上,一瞬间,她有些放空自我。

可即便放空自己,满脑子依旧都是顾楠彦的短信,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些什么,明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而且,叶安凝也在心里千百次的问自己,她到底想让他说些什么?想让他给自己发什么样的短信?

难不成想让他说,这一切都是误会?让他跟自己道歉,然后说他爱的人还是自己吗?

想到这里,叶安凝不由得捂上了脸,转而又将头塞进了被子里,不可否认的是,她的内心就是这么想的。

即便是她装的再坦然,可她到底是个女人。

她的的确确是想让顾楠彦回来求她。

的的确确是想证明自己在顾楠彦心中还是有分量的。

可是,这一切,不过就是徒劳不是吗?

在床上不知道躺了多久,只听清脆的一声,“啪!”

叶安凝一个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而后,就见她猛地站了起来,直愣愣的冲着洗手间走了过去。

用凉水泼了一遍面颊,看着镜子中略显憔悴的自己,开口道,“叶安凝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想要什么?你应该要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

“不就是一个男人,你怎么就这么不长出息?”

说着说着,叶安凝的眼眶不自觉又红了几分,她很想忍住,可是鼻头酸酸的,她怎么忍也忍不住。

眼泪再次决堤。

她装的再坚强又有什么用,说到底,顾楠彦都是她的大软肋,不是吗?

恰逢此时,小包子从门外跑了进来,一进屋不见叶安凝,只听洗手间里有流水声。

还以为是像在苍耳村时候一样,叶安凝经常忘了关水龙头,导致水费爆表。

已经有了心理阴影的叶睿辰赶紧跑进卫生间,却不想直接撞见了哭的惨烈的叶安凝。

“妈咪……”不由得愣在了原地,一瞬间,小包子竟然不好确认对面的人到底是不是他妈咪了。

她怎么哭的这么厉害,她的妈咪那么坚强,怎么可能哭的这么……

叶安凝条件反射的抬头,一看见小包子,心下一空,完了完了,她怎么能在孩子面前这样哭?连忙就想收起眼泪。

可是,情绪到了,她想收却怎么也收不起来了。

无奈之下,便就只能冲了冲鼻子,勉强冲他笑了笑,“那个辰辰,没有,妈咪没有哭,只是刚才有点风,有沙子进了妈咪的眼睛里而已。”

说着叶安凝又极为不自然的擦了擦面孔,企图能够蒙混过关。

可是小包子又不傻,怎么可能看不穿叶安凝?小眉头直接皱了起来,走到叶安凝身边,抱住了她的腿,开口道“妈咪!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能不能告诉辰辰啊?其实很多事情辰辰都懂的,妈咪不要瞒着辰辰好不好?”

其实小包子早就感觉到了,这段时间家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叶安凝不告诉他而已。

他虽然一直想知道,可是叶安凝不告诉她,他也就没有再强求了,毕竟叶睿辰向来懂事,不会做任何让叶安凝难办的事情的。

可是,现下里看她哭成这样,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再加上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在叶家住着,也没见妈咪和顾楠彦有什么联系,所以叶睿辰也能将这件事情猜出个十有八九。

吞了口口水,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妈咪。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辰辰都会陪你一起承担的,妈咪不要把辰辰当成小孩子好不好?辰辰也是个大人,也是个男子汉,能够为妈咪遮风挡雨的那种哦!”

叶安凝本来就是勉强的忍住眼泪,现下里听小包子这么说,更是怎么都忍不住了,眼泪扑哧扑哧的往下滑落下来,她伸手,一把将小包子拉进了怀中,将头埋在了他的颈窝处,呜呜咽咽的哭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说话。

“辰辰,妈咪真的不是有意想瞒着你的,只是这件事情,妈咪……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你等妈咪处理好最近的事情,妈咪就会跟你说好不好?最近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妈咪有些焦头烂额,也就顾及不到自己的情绪了,真不好意思……在辰辰面前哭了,好丢脸哦!”叶安凝抹了把眼泪,不好意思的说道。

叶睿辰一听她这么说,连忙伸手推开她,从兜里掏出纸巾来替她擦了擦眼泪,“妈咪你怎么能这样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