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黄老板的死,最开心的莫过于钟父了。

听到消息的当天,他立即到钟如的坟墓前把这好消息说给她听。

后面回到钟家,他又买鱼又买肉的,准备大展身手做一桌好菜。

容裳和沈流年前后都不到三分钟就接到他的电话。

让他们去吃饭。

可那会容裳后面还有通告,她挤不开时间,又怕扫了钟父的兴致,就让沈流年去陪他了。

饭局上,钟父难得喝了酒。

后来他酒后吐真言,说今天是他这一年以来最开心的一天。

他说他感谢刺杀黄老板的凶手,感谢他替他报愁了。

沈流年听完什么都没说。

只是劝他别喝太多了,不然明天一早起来头疼。

钟父才不觉得呢,他现在心情好,就要喝个痛快。

绿衣服女孩眼睛楚楚可人软萌可爱写真

到后面真的喝醉了,沈流年扶他去房里休息。

他突然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跟他说,“我希望你赶紧娶了我的女儿。”

“你,你可不能辜负了她,不能。”

咚。

倒下了。

打呼声传来,沈流年垂眸看着他,目光深沉。

许久,冷淡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我知道。”

“我一定不会辜负她。”

不管在哪里,不管什么时候。

给他开了空调,盖了被子。

沈流年转身就从屋里走出来。

前面有风吹来。

他听见细微的声响,抬头,迅速侧身,女人伸出来的手一顿,停在半空中。

挑眉,容裳往他身后看一眼,“你在我爸房里做什么?”

“他喝醉了,我送他回房休息。”

望着她,男人目光深沉。

她出现的时间太短。

如果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别人,一定会怀疑。

可他不会。

“吃饭了没有?”上去牵着她的手就走。

容裳脚步稍稍停顿,抬头看着他,男人的侧脸线条微微紧绷。

她没回答,而是问了,“黄老板的事你听说了没有?”

“嗯,听说了。”

“那……”

“挺好的。”男人回过头来看她一眼,询问她的意见,“你觉得呢?”

容裳没说话,她细细打量着,观察他脸上的反应。

男人面无表情,看起来一点破绽都没。

可她还是笑了。

“杀人偿命。”说一句,停顿一下,容裳歪着脑袋望着他,眸光深沉,“流年,你应该没忘吧?”

“……”

“那天,我说你去杀一个我看看,你……”

“别说这些了。”

他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在回避这个问题。

“要是还没吃饭,我帮你把菜热一下。”

男人要走,容裳一把抓住他的手臂。

“流年。”

她一出声,他立即停下脚步。

他没转过身来,容裳特意走到他前面拦下他。

抬头看着他,却只看到他俊朗的下颌。

“流年。”她伸手掐着他的下颌让他低下头来。

被迫和她对视,沈流年抿抿嘴唇,视线有意无意地闪躲。

容裳笑了,她轻声问他,“那你说,黄老板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

“……”目光蓦地一顿。

“嗯?”

“我知道,你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为了我爸爸。”

说这些不是为了指责他。

只是想知道。

对,就是想知道。

可是……

“没有。”冷冷一声,男人语气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