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折腾都不可能折腾出一个空间来。

   而游乐还不知道这里面是个空间,只当是个稀罕的宝物,潜意识觉得拥有它就能改变命运。

   第二天一早收听广播的时候没听到关于那条山路的信息,本着没听到坏消息就相当于没有坏消息的概念,大家勇敢上路了。

   驱车上了蜿蜒的山路,开车的很小心,毕竟这群人还没开过这么窄的山路。

   幸运的是这条山路并没有被堵,虽然有点小障碍,但是下车处理一下就能顺畅通过。

   爬到山顶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游乐一直盯着外面看,似乎在寻找着某种机会,而喻白也不时观察着游乐的一举一动。

   “就在这里停下歇歇吧。”游乐看到这边山顶竟然有几个凉亭,凉亭之外旁边还有一片绿茵茵的场地,开口喊道。

   萧瑞看了一眼,便放慢车速打算停车了。

   这上面确实不错,凉亭和场地应该是从前给人们提供休闲用的。

   他猜测道:“这边都有凉亭这些了,前方可能就有小村,里面应该也有些超市。”

   “我们要不要到那边再休息?”

   “就在这边吧,透透气好了,好久没看到这么清新的地方了,旁边还有一些果树呢,我们多玩一会儿。”游乐少有提出玩的要求来,这次却主动开口提。

   气质美女户外清新写真 一袭白衣宛如仙子

   萧瑞:“那行。”

   “就把这个地方当个小公园逛逛吧。”

   车停下来了,直接停在凉亭旁边的草坪上,离得比较近,撤离也比较方便,没有把车停的太远。

   孟离下了车,按理说现在在山顶上,周围草坪绿树,应是空气清新,但是孟离抬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周围总是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怪味,哪怕周围并没有丧尸。

   空气质量差到无法形容,游乐在这种情况下坚持修炼真的值得称赞。

   大家都朝着凉亭走去,毛星波搬过来了一箱食物,摆在了凉亭里的石桌子上。

   孟离抬头看了一眼凉亭的顶,有些破烂了,遮挡不了雨,应该是在末世之前就没修过。

   旁边能坐的地方全是积灰,孟离从身上抽出一块布给垫了上去就坐了下来,喻白咦了一声:“挺讲究。”

   孟离笑:“顺手拿的。”

   想的是遇到丧尸的话,丧尸那充满恶臭的血液迸溅她身上时,她还能擦一擦。

   “这边还比较安全,我们就在这里吃点东西吧。”

   毛星波开始分东西,一行人十个,其实耗费也很大,这么一分下来,半箱东西就没了。

   孟离随意吃了点,然后就喝水,这是末世之前的矿泉水,是她唯一需要的东西了。

   吃了东西,几个男的就想走了,有点想去前方看看有没有小村庄,这山顶肯定也有人居住,说不定还有小学呢。

   那聚体的人还是比较多的,之前这边人多,说不定就还会遇到丧尸,他们七嘴八舌谈论这些东西,各种猜测。

   倒是两个女人心不在焉,游乐和喻白各有计较。

   “透透气吧,总是疲于奔命。”游乐站起身来,朝着草坪走去,很宽阔的一个草坪,她走到中间的时候显得有些渺小。

   孟离见喻白有些躁动不安,知道她也有很多想法,所以也就开口成全她,她说道:

   “游乐在那边透气,你要不要一起,也算有个照应,要是遇到危险,就赶紧往回跑?”

   男生们只当孟离给喻白和游乐一个和好的机会,都没说话。

   倒是萧瑞说道:“安全吗?你们别走太远了。”

   “不会走太远的,就在附近看看,遇到危险立马就回来了。”喻白看了一眼孟离,有些烦躁。

   花景怂恿她去见游乐,安的什么心?

   但有时候真是相当无奈,明明知道别人算计你,却只能活生生被人算计。

   “你们一定好和好如初啊,这两天你们两个老是杠上,我夹在中间也挺难受的。”孟离直白地说道。

   “游乐比你们男人都能打,你们别担心了。”喻白站起身来,挤出一抹笑容,冲着草坪中间的游乐喊了一声。

   游乐只是淡淡地回头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应什么,喻白深深吸了一口气,心底无限忐忑。

   游乐继续慢慢地往前走,走的很慢,也有点等喻白的意思,喻白在后面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她。

   这个草坪比较大,他们都走到边缘去了,大家只能看到两个身影。

   “她们走这么远没事吧?”萧瑞还是有些担心。

   孟离抿抿嘴并没有搭话,自己总不能说没事,但是她目测,会有事。

   昨晚喻白同意乐游的说法走山路,也就相当于应战了,她们两个之间势必要因为戒指分出一个胜负来。

   “算了,不至于吧。”卫峰开口说道。

   大家点点头,就转移话题,并没有聊关于喻白的事情了。

   孟离就在旁边静静地呆着,实在是没什么话和这群男人聊。

   草坪是个斜坡,走到边缘就有一条小路斜着往下,游乐先行走到小路上,回头看着喻白,问道:“敢不敢跟我走?”

   “敢不敢?有什么不敢?”喻白目光阴沉了一瞬间,游乐想杀她?

   故技重施,好歹毒的女人。

   喻白下意识摸了摸自己衣服里面,里面有一把尖锐的水果刀,这是她一直放在身上防身的,今天是要派上用场了吗?

   这条斜坡小路比较陡峭,而且一直往下,如果人从这上面滚下去的话,可能摔不死,而且萧瑞他们可能也要延着这条路往下去找人,这并不是一个完美发生意外的地点。

   喻白心中在衡量,游乐何尝不是,她也觉得这个地点不是很合适。

   不过,似乎离她们最近的就这一次机会。

   人的脑子是活的,虽然这里并不完美,但不代表不可以,只要想好一番说辞给那群人交代,就没有太大关系了。

   而且在末世之中,大家真的没办法在意这么多,少一个人就少一个人,谁又能想到两个女人要自相残杀,没有证据,没有人敢于出来指责什么。

   “那我们就散散步吧。”游乐勾了勾唇角,继续延着小路往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