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石叹口气,道:“看来小师妹仅用了三年的时间就回来了,其中也定时十分艰辛凶险,咱们做师兄的,一定不能输给小师妹才对,你们没事就赶紧闭关修炼。百年之内那场劫难,虽不知是什么,所以大家更要做好准备才是。”

   “是。”

   灵隐仙宫之中。

   “师父,徒儿回来了。”

   月姣乖巧的跪下,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师父的脸色,又摆出一张讨好的笑容,道:“师父,徒儿真的知错了,以后我一定看好我的伙伴。”

   说着,月姣捧出还在醉生梦死状态的玄火龟,弱弱的道:“师父,您要是还生气,我就只能把这只乌龟给您炖汤了。”

   玄火龟像是意识到了危险似的,竟然把四肢小短腿伸出了龟壳之外,蹬了两下腿,又缩了回去,可还是没醒来的意思。

   “这次三重天之行,可有收获?”

   见师父说话了,月姣就知道师父这是不生她的气了。

   “师父,我的收获很大……”

   月姣原原本本,一字不漏,更没有任何隐瞒的讲述了自己在三重天的经历,以及她体内魔气的事。

   “师父,我该怎么办?那些魔气根本就不肯离开我,我以后是不是就是魔修了?”月姣直接可怜兮兮的抹起了眼泪。

   漫步在夕阳下的文艺清纯美女图片

   “师父,我不要做每日穿着黑漆漆法袍的魔修,一点都不美。我只想做可爱美丽的小仙女,穿漂亮的仙裙。呜呜……”

   原来你不想当魔修,是觉得魔修的衣裳不好看啊!

   在契约空间里养伤修炼的阿火,顿时落下一头黑线。

   见自己小徒弟哭的可怜,灵隐叹口气。

   “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你灵魔同修,那是天大的恩惠,不可辜负。”

   月姣见师父一点都不介意自己的徒弟竟然能修炼魔气,顿时就不哭了。

   “师父,灵魔同修是什么?”

   “百万年以前,天界和魔界只隔着一道天斩深渊,魔族和天族虽然不和,却也会有来往。魔族和天族结合的后代,就出现了一些能够仙魔同修的孩子。只是他们的修炼比任何人都艰难,所以并没有什么大成者。”

   月姣听了点点头。

   “怨不得我每次闭关都没有什么精进,当初修炼了两百年,资源丰厚却还是难以筑基,原来是我体制的关系。”

   月姣为自己的不努力,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然后就被师父瞪了一眼,老实的闭上了嘴。

   “后来神魔大战之后,魔界被天界封印,再无往来,也就没有出现过仙魔同修之人。”

   灵隐给了解释之后,又嘱咐道:“这件事你暂时不要声张。”

   “是,师父。”

   月姣也没那么傻,如今天界根本几没有仙魔同修之人,她的出现就是一个例外,例外往往都是不被人接受的。

   而且这么说来,她的身份也就值得怀疑了,她父母中有一方,一定是魔族之人。

   见师父没有再给自己解惑的样子,月姣也没好奇的继续去追问自己父母的事。反正他们都已经死了,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离开了师父的灵隐宫,月姣的心情敞亮了许多,终于不用为自己体内的魔气担忧了。

   而且现在只要她控制的好,谁也不知道她竟然能够修炼魔气的魔修。

   回到自己的皎月洞,月姣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被她藏在床底下的那枚石蛋,石蛋依旧是石蛋,而且很可能就是蛋状的石头。

   可是轻轻抚摸着石蛋的月姣,就是不愿意轻易的放弃它。

   “希望能够早日的见到你,小家伙。”

   直到月姣的身影离开洞府,被安静的藏在床底下的石蛋,竟然滚动了一下,片刻之后,又一动不动了,好像刚刚发生的事,就是错觉。

   月姣刚走出自己的洞府,就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韩东珠,你出关了?”

   站在她面前的女子,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一张俊俏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冰冷的比她床底下的那颗石蛋都叫人绝望。

   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幽深漆黑,望不见底。

   千年前,她把给烛龙准备的用复生草炼制的还颜丹,给了一身伤疤的韩东珠服用。也是因为还颜丹,韩东珠才恢复了容貌。而她养好伤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月姣面前磕了三个头,然后就去闭关了。

   “主人。”

   韩东珠又要跪,却被月姣赶紧扶起身。

   “早就和你说过,我不是你的主人,咱们是同患难过的朋友。”

   “你又和你哥哥见过吗?”

   “已经见过了,我决定留在这里等你,而哥哥离开历练去了。”只有面对月姣的时候,韩东珠才能说上几句话。

   想到那个清风朗月般的男子,月姣笑了笑。

   “我已经听哥哥说了,他那双眼睛,也是多亏了你才能找回来。我们兄妹真的是欠了你很多。”

   见韩东珠又想跪,月姣赶紧拉住她的手臂。

   “刚刚我还说,咱们是共患难的交情,这点小事谢什么?”

   虽然对她来说,那不过就是一个短暂又漫长的梦,可是那个梦也是异常的真实。而对韩东珠来说,却是最真是的煎熬。

   “韩家已经被我灭了。”

   千年前因为月姣出手帮韩积雪的时候,因为看不惯韩家的所作所为,就给了韩家一个教训,那时韩家就开始败落了。后来韩东珠修炼出关之后,直接去报了多年的仇恨。

   这是韩东珠的私事,月姣不予评论,她做的是对是错。

   “接下来你想怎么办?”

   “我要一直跟在你身边。”

   看着韩东珠坚定的眼神,月姣倒是不好拒绝。

   “反正我也是修炼,以后一起修炼就是。看你最近修炼的成果很不错。”

   可韩东珠却不是很满意。

   “我是按照娘亲留给我的那本功法修炼的,虽然有进步,但是还是很慢。”

   “修炼不是一蹴而就,不着急慢慢来。”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修炼心得,韩东珠似乎有所感悟,又回去修炼去了。

   月姣摇摇头,以后七重天又多了一个修炼狂魔。

   月姣的飞行神器,寒石用了三个年的时间才修好,毕竟是第一次修神器,他也没有什么经验,一切都需要慢慢的摸索。

   飞行神器修补好了之后,神器中本来就带了空间仙法,月姣直接把三重天的传送阵,连接在自己的飞行神器之中。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