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条条白色细线刚一触碰到时霄,立即开始抽取时霄体内的虚圣之灵,一瞬间时霄只感觉灵栈内的虚圣之灵竟是被这抽取了一大半。不管三七二十一,猛地将聂虚往外抽,拉到了外面。

时霄喘着粗气,脸色苍白,盯着那些星石若有所思。

“臭小子!发生什么事情了!?”时霄刚准备起身,脑海里也是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听到这声音,时霄也算是送了一口气,立即起身。

“回去告诉你…”

此地的修炼者皆是看见了方才的情景,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加上这遗迹本来就发生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这时的他们对着事情也没有什么感到很惊讶。

在未弄清楚这团蓝色光亮究竟是什么东西之前,时霄带着聂虚回到了营地,也是将事情的经过部和圆圆说了一遍。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时霄再次去了趟遗迹,对于这团蓝色的光亮,圆圆也不知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只有带着圆圆过来看看,或许还能找到什么线索。

走到那团淡蓝色光亮的面前,圆圆从时霄体内蹦了出来,围着这团光亮细细的打量一番,但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

时霄坐在一旁的巨石上看着圆圆绕着这团光亮走了许久,也是逐渐犯困,打了个哈欠,说道:“这光亮是什么?”

圆圆摇了摇头,蹦跶蹦跶的跑到了时霄面前,一个跳跃稳稳地落到了时霄的头上。

“算了明天再来看看吧…等我虚圣之灵恢复些过来看看能不能见到异样!”时霄起身道。

“也只能这样了…对了,另一个界域有消息了吗?”圆圆问道。

清纯的海边俏皮姑娘

时霄一个纵身,直接跳到了石阶上,往上走着,回答道:“七阳祥瑞说在这个灵源创森内第四环的遗迹之内,但我都找了好多天了,都没有发现任何一个遗迹的踪迹…”

“不急,慢慢找…”

一路上时霄再也没有说话,脑海里也是回想起了当初瞳先者离开的最后一番话。直到时霄走到了自己帐篷面前,圆圆从时霄头上跳了下来,低声道:

“有些事情也是要和你说说了…”

时霄没有说话,他心里也是知晓,天下之大,真正懂自己的只有圆圆一兽。

步入帐内,时霄倒了一杯茶,坐在桌子旁,随后看了一眼圆圆,此时的它正一脸严肃,仿佛是在整理思绪一般。

圆圆见时霄坐下,长长吐了一口气,开口问道:“记得易剑心嘛?”

时霄点头,圆圆继续说道:“就以他作为例子,易剑心属于人族,而他的修为是人族古往今来第一个达到神境的人,也是人族第一个有资格获取转世之力的人。但是十分可惜,只因为他属于人族,所以,他根本没有前世…也没有所谓的转世之力…”

“那他为何还要那么执着要将自己的五把神剑与记忆碎片留下来?”时霄问道。

“他想让他那一世的修为与记忆作为自己今后转世的第一代转世之力,为自己今后做好准备!那你也知道,人都是自私的,更何况像他那种几百万年出一个的人族奇才,肯定是想要永生!”圆圆解释道。

“而转世之力便可以作为这永生的媒介!为自己的下一代做好准备,只要获取转世之力,前世与今世的记忆相互交融贯通,那便可以用这一代的**继续为自己而活着…”

听完圆圆这番解释,时霄也是陷入沉思,这转世之力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将一个人的人生强行改变,这一点也是时霄难以理解的问题。

“普通人接受了转世之力,那他这辈子不就是为别人而活着了吗?”时霄疑惑道。

“也有人这样想,但你仔细想想,替一个神境之人活着而且又不耽误自己今世的任何事情,再加上接受了转世之力,获取了那么多前世留下来的神器宝丹,又有谁不愿意?”圆圆回答道。

时霄瞬间无语,圆圆所说的这番话也是十分有道理,想要获取转世之力并非说说那么容易,第一个条件便是要到域灵境,也就是人族所说的神境,单单这一个条件就足以让所有人望而止步。

“难怪人族获取转世之力的人这么多年来只有剑心前辈一个…”时霄喃喃道。

“再说说你吧!”圆圆说道。

时霄虎躯一震,只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仓促,慎重的点了点头。

“你不是人族!”

嗡!

五个字如同晴天霹雳,直接让时霄有些糊里糊涂,根本不知道圆圆说的是什么,皱着眉头问道:“为何?”

“一,你有一块玉佩,或许现在还在你师父手里,那玉佩便是最好的象征。二,常人怎能修炼界源契灵?”圆圆解释道。

时霄听完圆圆的解释,低下了头,一言不发。自己不是人族,哪会是什么族,难道是兽族?

一切疑问都在此时充满了时霄的脑海,圆圆见状笑了笑:

“当初你在这灵源创森第五环与那条邪龙对战之时,肉身已经死了,然后我就将你送到了你出生的地方,巧的是,他们竟是将你复活了!”

“我出生的地方?”时霄有些疑惑,时霄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孤儿,从小就是,看着别人的父母那时候的时霄也是十分向往,但久而久之,那种向往不知何时已经深深藏在了自己的心底,仿佛再也没有出来过。

但这次,时霄心里深处那片情感猛地蹦了出来,双手竟是开始颤抖,低声问道:

“你见过我父母?”

“嗯…见过,你也见过,不过你那时候的记忆已经被抹去了…”圆圆说道。

呼!

时霄长长吐出一口气,尽量的压制自己心底的那份情感,继续问道:“那我将要接受谁的转世之力?”

圆圆从桌子上跳到了床上,抖了抖身体,小小的身体也是开始蜷缩起来,轻声道:“你并不要接受谁的转世之力…或者这样说,你就是一个转世!而那转世之力就是为你准备的!”

时霄一愣,有些不理解圆圆的话,什么自己不需要接受转世之力,自己就是转世。此时的他,脑袋里也是一片浆糊。

圆圆见时霄一脸懵圈,笑道:“记得往生境嘛?”

时霄点了点头,圆圆继续说道:“你的前世名字叫霄天,是上界第一个进入往生境的人…就因为他进入了往生境,才造就了你现在的这番模样!”

“霄天…”时霄皱着眉头,脑海里飞速的旋转,这个名字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但又想不起来在何处听过。

“等你到了域灵境,自然是所有问题都会有答案!”圆圆说道。

时霄听圆圆这样一说,也是点了点头,问道:“那这往生境究竟是什么东西?”

“往生境…我也无法描述,它是种境界,可以说是一种修炼方式…但从古至今,只有从往生境内出来的人,从未有过从外界进入往生境,而你的前世,便是第一个!”圆圆说道。

“第一人…”

一夜无话,时霄早早起床,昨夜也是一个不眠之夜,听了圆圆说了他自己的前世,也知晓了他自己并不是孤儿。但这些都是后话,现在最为重要的事情便是进入另一片界域。

时霄刚一出帐篷,迎面而来的便是各大帝国的强者,一脸严肃。

“时宗主,昨夜有一队修炼者进入了遗迹,但是到现在都没有出来,方才我们几人去看了,遗迹内根本没有那些人的身影!”渡元长老急促说道。

“有几人?”时霄问道。

“二十人,部都是荣帝国的修炼者!”渡元长老回答道。

“走吧,去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