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灼阎在听说风夜醒来以后,直接召集众神前往清心殿。

有神仙不太相信灼阎说的话,再三跟他确认,“真的是大人吗?”

轰!

天际的雷龙一直蠢蠢欲动。

可怕的气息散布四周。

灼阎没有说话,那神仙也闭上嘴巴,不敢再多说一句。

过了没多久。

灼阎察觉到熟悉的气息正在一点一点朝他逼过来。

他侧头一看。

刚好对上男子一双狭长的狐狸眼。

漆黑的眸色将所有情绪隐藏得最深。

平静,甚至是从容。

美艳女生像花儿一样的灿烂

男人始终将这一点拿捏得死死的。

仿佛世间万物,就没有他怕的东西。

当然……除了一个人。

强大的气场单方面将他碾压。

灼阎心里咯噔一下。

迅速低下头。

众神向他跪拜,“大人。”

他平静地“嗯”了一声。

走过之处,底下的神仙都把腰弯到最低。

直到……他稍稍不悦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怎么,这么晚连觉都不让人睡了?”

“呃。”

“不敢。”

其他神仙不知云云。

都是灼阎喊他们来的。

眼下他们面面相觑。

谁都不敢开这口。

只有灼阎,他带着满脸的怨气上去说,“大人,不知您这数月闭关修炼都修炼了些什么?”

本来就是看他不解气。

灼阎想让他在众神面前下不来台。

可他失算了。

眼前这个风夜,他总是不按常理出牌。

就好比眼下他才问了这一句。

那男人一声不吭直接动手把他打了出去。

噗。

灼阎倒地一口老血吐出来。

听见风夜轻描淡写说道,“现在你知道了吗?”

他眸光一怔,直接攥紧拳头。

其他神仙,“……”

气氛微僵。

直到一名白胡须老者上去禀报风夜,“心魔跑出来了。”

那时灼阎刚回到自己的位置。

强烈的视线一下落到他头上。

灼阎心虚,不敢与他直视。

可还是被风夜点名,“阎神君,这事你怎么看?”

心魔是他的心魔。

驱魔盒这数千年来一直都是放在诛心殿由灼阎自己保管。

今夜心魔突然逃离驱魔盒。

灼阎难逃其咎。

当然,事实上心魔能逃出去,灼阎有一半的责任。

可他不能承认。

不然,他将是天宫的罪人。

“大人,本君也不知道这心魔是如何从驱魔盒中逃出去的。”

“但本君这几日在东庭湖的洞穴中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不知心魔……与这怪物是否有干系。”

灼阎三言两语就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引到时空隧道那边去。

风夜心底冷哼一声。

反问他,“不知阎神君说的这怪物是什么样的?”

好你个风夜。

又来装蒜。

灼阎唇角微微上扬,上一秒还自信回答道,“是时空隧道。”

下一秒风夜一个灵魂反问,“你怎么知道那就是时空隧道?”

他嘴边的笑容一僵。

众神附和,“就是就是,什么是时空隧道,又有谁看过体验过。”

尴尬了。

“本君也是从天书上了解一二,至于那是不是时空隧道,本君也不是很确定。”

“只是,那东庭湖边的洞穴确实有些蹊跷怪异。”

“如果大人和众神都不相信的话,本君可以带你们过去打探打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