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终于有人挑战古一,不少军校生都看了过来。

并悄悄讨论。

如果是五级机甲师,那对战唐瑾完没有问题。

但四级的话,变数还是很多的。

“唐瑾同学要比什么喵?”白璃猫问道。

她实战能力强悍,删除各种类型的机甲,否则也不会选择唐瑾,换成其他三级机甲师都是稳赢的局面。

显然他们是想要在一开始再试探下古一的深浅。

唐瑾视线在罗列的机甲上扫过,又看了眼下方正在交战的几方队伍,顿了下后和善的笑道:“那就比……微方算数吧。”

“……”已经做好准备的白璃猫:“喵喵喵?”

她一脸懵逼,不太确定的看了眼自家队长,以确保自己没听错。

“微方算数?”军校生们也有些呆滞:“什么东西?”

“是我没说清楚。”唐瑾道:“我们可以就对战数据做一场模拟分析,以此来分胜负。”

清纯糕点姑娘香甜诱人

“……?!”

少年们总算是反应了过来,都十分震惊。

“我去,这算什么比赛?”

这跟他们想的完不一样啊!

然而众人看向教官,教官却没表示不行。

张悠悠哼道:“本来也没说只能用机甲比赛。”

我擦,这特么都可以?!

军校生们有点不能接受,如果只是锁定机甲跟战场,他们还能淡定应对。

可这算什么?

唐瑾选择的比赛模式很显然是他擅长的那个类型,对于数据分析只是一般的其他人来说根本就没得比啊!

能进名牌军校的学生虽然都能算是学霸,但各自擅长的领域依旧是不同的。

起码众人比不过相关专业的学生,可这点差点放在唐瑾身上却是不存在的,他足可以应对的游刃有余。

白璃猫在比赛项目被通过后,就一直是副怀疑人生的表情,喵都喵不出来了。

谷司流看的直乐,凑到古一众旁边用胳膊肘碰了唐瑾一下,笑道:“厉害啊老唐。”

唐瑾一脸镇定,对白璃猫道:“那我们就开始吧。”

如果不是不能反悔,白璃猫此时绝对会拒绝。

她战斗多凭直觉,很少会详细去算机甲的各类启动数据是多少,只是想想就让人头大。

“卧槽,古一真会玩。”

军校生们暗地里嘀咕。

但经过这么一遭,少年们也立刻醍醐灌顶,隐约有了更多想法。

如果比赛项目不限于机甲战斗,那他们完可以就自己最擅长的类型做文章。

而不动手,那就是面对五级机甲师也不怕啊!

如此一看,主动选择对手反而不是个好的位置了。

唐瑾跟白璃猫没去无人星,就在战舰内的某个室内进行比试。

不用看大家都知道结果是什么,是既无语又庆幸。

要不是白璃猫主动上场,换成他们的胜率也同样小的可怜。

不知不觉间,不少人的视线都落到了风久身上。

不直面对战,那是不是就说明挑战大佬也有一定胜算。

他们也阔以!

少年们顿时跃跃欲试。

只要能赢大佬一次,别管是用的什么方法,都足够骄傲了。

————————

看到终于有人挑战古一,不少军校生都看了过来。

并悄悄讨论。

如果是五级机甲师,那对战唐瑾完没有问题。

但四级的话,变数还是很多的。

“唐瑾同学要比什么喵?”白璃猫问道。

她实战能力强悍,删除各种类型的机甲,否则也不会选择唐瑾,换成其他三级机甲师都是稳赢的局面。

显然他们是想要在一开始再试探下古一的深浅。

唐瑾视线在罗列的机甲上扫过,又看了眼下方正在交战的几方队伍,顿了下后和善的笑道:“那就比……微方算数吧。”

“……”已经做好准备的白璃猫:“喵喵喵?”

她一脸懵逼,不太确定的看了眼自家队长,以确保自己没听错。

“微方算数?”军校生们也有些呆滞:“什么东西?”

“是我没说清楚。”唐瑾道:“我们可以就对战数据做一场模拟分析,以此来分胜负。”

“……?!”

少年们总算是反应了过来,都十分震惊。

“我去,这算什么比赛?”

这跟他们想的完不一样啊!

然而众人看向教官,教官却没表示不行。

张悠悠哼道:“本来也没说只能用机甲比赛。”

我擦,这特么都可以?!

军校生们有点不能接受,如果只是锁定机甲跟战场,他们还能淡定应对。

可这算什么?

唐瑾选择的比赛模式很显然是他擅长的那个类型,对于数据分析只是一般的其他人来说根本就没得比啊!

能进名牌军校的学生虽然都能算是学霸,但各自擅长的领域依旧是不同的。

起码众人比不过相关专业的学生,可这点差点放在唐瑾身上却是不存在的,他足可以应对的游刃有余。

白璃猫在比赛项目被通过后,就一直是副怀疑人生的表情,喵都喵不出来了。

谷司流看的直乐,凑到古一众旁边用胳膊肘碰了唐瑾一下,笑道:“厉害啊老唐。”

唐瑾一脸镇定,对白璃猫道:“那我们就开始吧。”

如果不是不能反悔,白璃猫此时绝对会拒绝。

她战斗多凭直觉,很少会详细去算机甲的各类启动数据是多少,只是想想就让人头大。

“卧槽,古一真会玩。”

军校生们暗地里嘀咕。

但经过这么一遭,少年们也立刻醍醐灌顶,隐约有了更多想法。

如果比赛项目不限于机甲战斗,那他们完可以就自己最擅长的类型做文章。

而不动手,那就是面对五级机甲师也不怕啊!

如此一看,主动选择对手反而不是个好的位置了。

唐瑾跟白璃猫没去无人星,就在战舰内的某个室内进行比试。

不用看大家都知道结果是什么,是既无语又庆幸。

要不是白璃猫主动上场,换成他们的胜率也同样小的可怜。

不知不觉间,不少人的视线都落到了风久身上。

不直面对战,那是不是就说明挑战大佬也有一定胜算。

他们也阔以!

少年们顿时跃跃欲试。

只要能赢大佬一次,别管是用的什么方法,都足够骄傲了。

看到终于有人挑战古一,不少军校生都看了过来。

并悄悄讨论。

如果是五级机甲师,那对战唐瑾完没有问题。

但四级的话,变数还是很多的。

“唐瑾同学要比什么喵?”白璃猫问道。

她实战能力强悍,删除各种类型的机甲,否则也不会选择唐瑾,换成其他三级机甲师都是稳赢的局面。

显然他们是想要在一开始再试探下古一的深浅。

唐瑾视线在罗列的机甲上扫过,又看了眼下方正在交战的几方队伍,顿了下后和善的笑道:“那就比……微方算数吧。”

“……”已经做好准备的白璃猫:“喵喵喵?”

她一脸懵逼,不太确定的看了眼自家队长,以确保自己没听错。

“微方算数?”军校生们也有些呆滞:“什么东西?”

“是我没说清楚。”唐瑾道:“我们可以就对战数据做一场模拟分析,以此来分胜负。”

“……?!”

少年们总算是反应了过来,都十分震惊。

“我去,这算什么比赛?”

这跟他们想的完不一样啊!

然而众人看向教官,教官却没表示不行。

张悠悠哼道:“本来也没说只能用机甲比赛。”

我擦,这特么都可以?!

军校生们有点不能接受,如果只是锁定机甲跟战场,他们还能淡定应对。

可这算什么?

唐瑾选择的比赛模式很显然是他擅长的那个类型,对于数据分析只是一般的其他人来说根本就没得比啊!

能进名牌军校的学生虽然都能算是学霸,但各自擅长的领域依旧是不同的。

起码众人比不过相关专业的学生,可这点差点放在唐瑾身上却是不存在的,他足可以应对的游刃有余。

白璃猫在比赛项目被通过后,就一直是副怀疑人生的表情,喵都喵不出来了。

谷司流看的直乐,凑到古一众旁边用胳膊肘碰了唐瑾一下,笑道:“厉害啊老唐。”

唐瑾一脸镇定,对白璃猫道:“那我们就开始吧。”

如果不是不能反悔,白璃猫此时绝对会拒绝。

她战斗多凭直觉,很少会详细去算机甲的各类启动数据是多少,只是想想就让人头大。

“卧槽,古一真会玩。”

军校生们暗地里嘀咕。

但经过这么一遭,少年们也立刻醍醐灌顶,隐约有了更多想法。

如果比赛项目不限于机甲战斗,那他们完可以就自己最擅长的类型做文章。

而不动手,那就是面对五级机甲师也不怕啊!

如此一看,主动选择对手反而不是个好的位置了。

唐瑾跟白璃猫没去无人星,就在战舰内的某个室内进行比试。

不用看大家都知道结果是什么,是既无语又庆幸。

要不是白璃猫主动上场,换成他们的胜率也同样小的可怜。

不知不觉间,不少人的视线都落到了风久身上。

不直面对战,那是不是就说明挑战大佬也有一定胜算。

他们也阔以!

少年们顿时跃跃欲试。

只要能赢大佬一次,别管是用的什么方法,都足够骄傲了。

看到终于有人挑战古一,不少军校生都看了过来。

并悄悄讨论。

如果是五级机甲师,那对战唐瑾完没有问题。

但四级的话,变数还是很多的。

“唐瑾同学要比什么喵?”白璃猫问道。

她实战能力强悍,删除各种类型的机甲,否则也不会选择唐瑾,换成其他三级机甲师都是稳赢的局面。

显然他们是想要在一开始再试探下古一的深浅。

唐瑾视线在罗列的机甲上扫过,又看了眼下方正在交战的几方队伍,顿了下后和善的笑道:“那就比……微方算数吧。”

“……”已经做好准备的白璃猫:“喵喵喵?”

她一脸懵逼,不太确定的看了眼自家队长,以确保自己没听错。

“微方算数?”军校生们也有些呆滞:“什么东西?”

“是我没说清楚。”唐瑾道:“我们可以就对战数据做一场模拟分析,以此来分胜负。”

“……?!”

少年们总算是反应了过来,都十分震惊。

“我去,这算什么比赛?”

这跟他们想的完不一样啊!

然而众人看向教官,教官却没表示不行。

张悠悠哼道:“本来也没说只能用机甲比赛。”

我擦,这特么都可以?!

军校生们有点不能接受,如果只是锁定机甲跟战场,他们还能淡定应对。

可这算什么?

唐瑾选择的比赛模式很显然是他擅长的那个类型,对于数据分析只是一般的其他人来说根本就没得比啊!

能进名牌军校的学生虽然都能算是学霸,但各自擅长的领域依旧是不同的。

起码众人比不过相关专业的学生,可这点差点放在唐瑾身上却是不存在的,他足可以应对的游刃有余。

白璃猫在比赛项目被通过后,就一直是副怀疑人生的表情,喵都喵不出来了。

谷司流看的直乐,凑到古一众旁边用胳膊肘碰了唐瑾一下,笑道:“厉害啊老唐。”

唐瑾一脸镇定,对白璃猫道:“那我们就开始吧。”

如果不是不能反悔,白璃猫此时绝对会拒绝。

她战斗多凭直觉,很少会详细去算机甲的各类数据是多少,只是想想就让人头大。

“卧槽,古一真会玩。”

但经过这么一遭,少年们也立刻醍醐灌顶,隐约有了更多想法。

而不动手,那就是面对五级机甲师也不怕啊!

如此一看,主动选择对手反而不是个好的位置了。

唐瑾跟白璃猫没去无人星,就在战舰内的某个室内进行比试。

不用看大家都知道结果是什么,是既无语又庆幸。

要不是白璃猫主动上场,换成他们的胜率也同样小的可怜。

不知不觉间,不少人的视线都落到了风久身上。

不直面对战,那是不是就说明挑战大佬也有一定胜算。

他们也阔以!

少年们顿时跃跃欲试。

只要能赢大佬一次,别管是用的什么方法,都足够骄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