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莱恩手中同样也掌握了很大一部分的股票,如果莱恩能够趁着每股13美金的高价,将所有股票售出的话,毫无疑问,今天莱恩非但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损失,甚至还会大赚一笔。

   但尴尬的是,正是因为被林寒坑过太多次,况且还有一个关键,小狸猫集团是莱恩家族的上市企业,内部掌握着大部分本国互联网的数据。

   莱恩只是担心,如果这一切都是林寒给他设下的圈套,一旦被林寒得逞的话,这些数据将会被林寒得到。

   可正是因为这种纠结的状态,方才错失了重要的机会。

   “小瑾,把所有股票清仓吧。”

   随着林寒这道命令发出,一时间,林寒账户中所有小狸猫的股票,在短短的5分钟内,尽数的清仓,最为关键的是,正是因为有骨个跟高筒芯片所堆积出的热度,让林寒的这些股票,部都是以13美金的高价售出。

   紧接着,林寒拨通了施米特的私人电话,毕竟对于这些大人物,又怎么可能只有一个手机。

   “施米特先生,我现在就将5亿美金转入你旗下的慈善基金会里面,现在请施米特先生把公告撤销吧,同时补充一句,就说弄错了。”

   电话那头的施米特在听到林寒的这番话之后,若不是因为5亿美金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不然的话施米特真的很想骂林寒几句。

   没办法,金钱至上的前提不正是金钱能够收买一切吧?包括所谓飘渺无形的信仰。

   “我知道了。”

   随着电话的挂断,两分钟之后,骨个集团再次发表了一条公告。

   居家萌女沈欣雨吃甜甜圈可爱写真图片

   “抱歉,针对于上一条公告,最终的结果是我们弄错了,小狸猫集团并没有被我们看上的价值。”

   近乎同时,高筒芯片也发表了一条类似的公告

   可以想象一下,当这两盆凉水就这么浇在了小狸猫集团身上的时候,那股价可谓是呈着断崖式的暴跌。

   好不容易等到莱恩决定先售出一部分股票,从而回笼下资金时候,屏幕上的股票详情,让莱恩脸上的神情,变得十分精彩,就如同变脸戏法一样。

   实际上,哪里有什么所谓的阴谋诡计啊,如果非得嚷嚷着有的话,那么还不是莱恩想多了吗?

   最为关键的是,每一分钟属于小狸猫集团的股价,都会下跌接近1美金的幅度。

   五分钟之后,小狸猫集团的股价,又重新回到了2美金一股,甚至这2美金的股价,也是在苦苦支撑着。

   毕竟纵观今天,关于小狸猫集团的股价暴涨暴跌然后又暴跌的这种行为,早已经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甚至都可以想象得到,即便日后小狸猫的业绩能够持续增加,但想要让投资者打消顾忌,还需要很长一段路要走啊。

   说的通俗一点,小狸猫集团的这只股票,算是废了.....

   而另一边,张小瑾正在盘算着最终的收益,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若不是因为莱恩的过多谨慎,今天笑到最后的人莫过于就是莱恩了。

   “林寒,在去掉支付给慈善基金的5亿美金的话,咱们忙活了这么久,从小狸猫集团的身上,通过股价差,总共获利50亿美金,相对于获利,最让我高兴的是,莱恩现在应该处于崩溃的边缘吧?要不你打电话慰问慰问他?”

   林寒:“......”

   “不用了,咱们心地善良,没必要落井下石,为了满足自己的内心兴奋,而去欺负一个老人。”

   别看此时林寒说的大义凛然,但实际上啊,他不过是因为将莱恩的电话号码拉黑,要是为了专门嘲讽莱恩,将莱恩从黑名单拉出来的话,林寒抹不开这个面。

   更何况,既然是一名商人,哪有所有的道德所言。

   或许今天的盈利,依旧还抵不上莱恩删库跑路所卷走的大量资金,但别忘了一个前提,小狸猫集团属于莱恩的资子公司。

   换句话说,今天所有的损失,部都由莱恩家族自己买单。

   更何况,莱恩家族经过了这次的事情之后,再不济也会元气大伤,毕竟互联网泡沫刺破的影响,最先席卷的正是莱恩所在的这个国家。

   只是林寒等人还没高兴太早,今天股交所发生的所有一切异常,早已经被华尔街所警惕,再加上莱恩此时正通过自己的人脉,将林寒的报复行为,上升到了更大的维度。

   一时间,林寒的这个名字,彻底在华尔街火了。

   只是当他们聚集了很大一部分的资金,试图以同样的方式,去对付诠通集团的时候,可谓是声势浩大。

   但尴尬的是,无论任何时候,诠通集团在清水市股交所流通的股票,最多不会超过1万股。

   试问一句,就凭着这区区不到1万只诠通集团的股票,自然限制了所能够操作的空间。

   况且林寒当初想尽一切办法,去掉大股民而留下一地散民的原因,正是为了防备诠通集团的股价被人做空。

   所以说,华尔街的反击还没开始就已经宣布结束了。

   而与此同时,林寒等人却是找了一个火锅店吃饭。

   最为关键的是,事情发展到这里,才刚刚只是到达了中间进度罢了,林寒目的是为了想让莱恩所在的国家,大盘科技股暴跌才行!

   不然的话,心里的那口气就饶是张小瑾也咽不下去。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飞快过去了,等到张小瑾等人从火锅店回来的时候,并没有选择回公司,而是拖着沉重的步伐,开了一个总统套房,一人一个房间开始了休息。

   另一边,张雪正坐在张天力家的沙发上,对于张雪的忽然间归来,张天力察觉到了些许危机。

   于是开口试探的问道。

   “你怎么一声不吭的就回来了?也不给我提前打个电话,难不成是自己打车回来的?”

   张雪淡笑的摇头“大哥,你就别试探我了,咱们兄妹三个,谁还不了解谁啊,我这次是为了张小满而回来的。”

   此话一出,张天力在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